字号:

人去后、琴箫声断 云之遥通关随笔

时间:2012-06-19 11:18:08 作者: 参与评论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流年后,终于只剩了雕花炉子里焚尽韶华的那一抹香气。兀自散尽。——题记用了大概30个小时的时间,翻着攻略本做完了所有支线的剧情。主线之外的四个大支线,剧情都很好很好,韩龙的重情重义,忠心赤诚;淳于恒的外
流年后,终于只剩了雕花炉子里焚尽韶华的那一抹香气。兀自散尽。——题记

用了大概30个小时的时间,翻着攻略本做完了所有支线的剧情。
主线之外的四个大支线,剧情都很好很好,
韩龙的重情重义,忠心赤诚;
淳于恒的外表绝情,内心温热;
娄桑的偏激狭义,负疚忏悔;
玉澧的至善至纯,可爱天真。
游戏的音乐也是相当的棒。
当然,最后还得回归到主线上,
私以为主线可以分成三个部分,前后部分都很赞,中间部分有些无聊加无力。
但是结局,真真感动了我;
当商横跪在地上,当结局动画徐徐拉起,当又一次的开始结束,
感慨万千。
云山至今,恰好十个年头;十年一剑,未试霜刃。
终于,又回到了最初的感动。


『云之涯,君可在』
夜幕阑珊的少室山,昔日三人意气风发的韶华,都负了这漫天的星斗;
山还是那个山,夜轮回了白转,星空依然璀璨。
可是人呢。云之天涯,君在何方;
还记得那时候,夜深孤帐。
他曾对他坦言,那些过去,那些情笃甚深;
洛阳少年的憧憬,他们彼此的许诺,
“我成为伟大名将,而你则成为天下第一剑士——我们一块儿为国效力”;
“你若没有成为天下第一剑士,我张诰决不饶过你”。
话还在耳畔,不过拂上些许年头的灰色,
人,却不见了。
多少年后,他在战场之上,用身躯挡了万箭,只为他毫发无伤;
闭眸离世之时,仍念念不忘的看着已却昏迷的徐暮云,
退出了洛阳往日三人的时光;
始终不知,是自己中了敌人的算计。躺在石头之上的,不过是一个幻影的徐暮云啊。
这个时候可曾忆起昔时,张颌的测试,
从彼时到此时,张诰始终不适合这个位置。
纵使少室山中,他说他想成为伟大名将。
一切都归为寡淡之后,兰茵抱着暮云,泪流满面的时候,
他们的柏乔早就回不来了。
只有一幅幅泛黄的画,勾勒出一张张泛黄的笑靥;
点点滴滴,永存心底。

于是这个时候,我总是想起商横,跪在那里最后的撕裂,
同样的挚友,同样深厚的过往,
只在那一瞬间之后,再也想不起来了。
其实比起主角阵营的三位挚友,我更感动于敌方阵营的三位挚友。
他们都怀着各自的理想,为着各自的信仰而成为了敌人。
如果,黄汉卿能结识元仲,我想他们会成为知己一般的友人;
毕竟他们都爱才惜才,都聪慧敏捷。
战场之上,本无菩提;张诰死在黄汉卿和商横谋算之下后,
我虽惋惜虽伤感,却万分不及徐暮云杀死黄汉卿之时。
他本是悲愤而为,为着他惨死的挚友,
徐暮云用他那所谓的超自然力量怒目的杀死了黄汉卿,却连他小小的儿子都不放过,
捉了回去当做人质。
黄汉卿之妻舒宛儿,悲痛欲绝的一心赴死,以自己“投降”魏国为由救出儿子,
反倒不被儿子所理解。
她缠上炸药想与徐暮云同归于尽的那一刹,往日历历在目,——
她本有个爱她的丈夫,有个幸福的生活,他们夫妻二人加上她的师弟商横,
他们本是志趣相投;
结果,全被毁了。
商横说,他不能原谅的,是黄汉卿死在一个把战场视为儿戏、不懂得敬重对手之人的手里,
而舒宛儿也一并销殒。
纵使付出五成功力以及对昔日挚友的所有记忆,他也要替他们复仇。
可惜最后,他落败的跪在那里请求徐暮云杀死他之时,
我才真真潸然泪下。
从今以后,他和他们仿如陌人,他再也记不得过去的爱恨情仇,
再也想不起,他曾有过的生死之交。
记忆,就像被挖空一样,人生成了空白一片。
徐暮云还有一个兰茵,还有保留回忆的权利,
可是商横呢,为他挚友付出的,是记忆的交换,
人生白首,韶华转逝,
仇恨让徐暮云暂时性的成了魔鬼,
也让商横,再也想不起那些昔日三人的画面。
埋了土,归了昨,断了泪;
不复存在。


『人去后、琴箫声断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