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对于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的一些感想

时间:2012-06-19 01:02:33 作者:夜阑风息 参与评论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对于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的一些感想(N年前写的……)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,第一次玩是上初三时,对剧情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.一年之后重温,不敢说完全理解了剧情,但有了许多自己的想法.&nb
对于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的一些感想

(N年前写的……)

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,第一次玩是上初三时,对剧情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.一年之后重温,不敢说完全理解了剧情,但有了许多自己的想法.
       

关于立场之外的是非观:游戏中,慧彦在面对阿拉伯与唐国即将展开的战争时,并没有站在自己国家---唐的一边.正是因为慧彦有着处于立场之外的是非观,才清楚的认识到唐国侵略行为的错误.而段秀实受到自己立场的影响,未能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.好在他对自己的行为心存疑虑,才得以受到慧彦的正确指引.人在判断是非时,难免受到立场的影响.在《苍之涛》中,桓远之最终杀死车芸,造成后来的悲剧结局.站在游戏主角的立场上,桓远之是一个反派.但抛开立场,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再看桓远之的行为,他是为了自己的民族得以延续,才杀害车芸,真的错了吗?《空之轨迹》中的理查德,是FC中发动政变的反派,而后来改过自新成了正面角色.这时回过头来再看FC中的政变事件,主角们是站在女王一边的,自然要反对理查德.而理查德为了国家能变的强大,试图推翻女王政权,真的错了吗?我们很难做到抛开立场去判断是非,立场对我们的影响太大. 所以慧彦在面对恒罗斯战争时表现出的明智,更加难能可贵.
       

关于宗教:很喜欢《云和山的彼端》中李靖的一句台词: “神不是为人的欲望而工作的.”赛特是个无神论者,而《轩辕剑》的神话世界中,确实有神的存在.神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有着他们各自的使命,而不是忙于解决人们各种各样的烦恼.信教徒们并不会受到神的庇护.但信仰对人也有着巨大影响.在以前的麦尔斯心中,上帝是第一位的,他为了自己的信仰竟可以放弃自己的恋人莉莲.由此也可见教会对人们心灵的残害.
       

关于对现实的扭曲:在塔德摩尔,赛特用谎言巧妙地使两名士兵自相残杀,康那里士对赛特的这一扭曲知识的行为十分赞赏.回想此事,赛特用谎言引起了两名士兵的争执,赛特又在一旁添油加醋,导致两名士兵最终的自相残杀.这算是一种对现实的扭曲.而撒旦企图用反曼佗罗阵破坏因果,是从根本上扭曲现实,撒旦派手下篡改《圣经》,处死异教徒,也是如此.类似的行为也出现在《苍之涛》中.嬴诗和桓远之企图通过太一之轮改变未来历史,也是一种扭曲现实的行为,但出发点并不邪恶.但在《云和山的彼端》结局中,不死小强康那里士再次出现,表示将要继续扭曲现实的行为.也许这种行为会永远存在吧.
       

关于主角:
       

赛特:喜欢他以大事为重,不拘小节的做事风格,例如出发去阿拉伯之前,船上没有足够的水和食物,赛特就要求大家做海盗,抢水抢食物.还有之前提到过的塔德摩尔的事.也因为这些,赛特从不说自己是好人.佩服他好学的精神,无论是在阿拉伯还是在中国,他总是将自己关在房中读书学习,这一点值得我们这些学生好好学习…赛特的初恋是莉莲,在月光下,赛特站在楼上望着与爱犬玩耍的莉莲(这一幕让人想到罗密欧与朱莉叶…),可惜在莉莲的故事中,赛特不是主角.好在后来薇达使赛特走出了莉莲的阴影.赛特和《天之痕》中的独孤宁珂有着相似之处:远离故乡,来到遥远的东方.但赛特比宁珂幸运,有着众多同伴.两人临死前的最大心愿都是回到自己西方的故乡. “我想回到我的故乡,虽然那里没有亲人…”这句话道出了赛特身世的悲凉和赛特对法兰克的深厚感情,这种沧桑感令人动容.
       

慧彦:慧彦在恒罗斯舍命抵挡大食军队是游戏中最悲壮的一幕.他将王道精神融入自己的行为之中,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战争.慧彦虽伟大,但也有凡人软弱的一面.在恒罗斯,他阻止战争的希望一点点破灭,他的心也渐渐绝望,万不得已才大开杀戒,抵挡了大食军队.他不是所谓的“爱国僧人”,在这场战争中,他不站在任何一边.他以行动向赛特展示了真正的王道精神.
       

薇达和王思月:她们都是敢于打破传统礼仪束缚的女子,都有着同样敢爱敢恨的性格.但也有不同之处:薇达性格豪放,她在海滩上举刀向死去战士致敬的一幕令人难忘.而王思月在文雅中多了几分任性.薇达将赛特强行留在自己身边,王思月则用诗歌向赛特大胆表示爱意.好在她们最终都有着各自的归属.
      

白连仪和慧荣:他们都是开元末期的爱国人士.慧荣以自己的死向唐玄宗证明,希望处治安禄山等叛党,但为时已晚.白连仪终日忧国,多次进谏却无人理会,最后郁郁而终.安史之乱后,人去楼空的长安与洛阳,因为这些爱国人士的悲惨遭遇,多了几分悲凉.
       

《轩辕剑三--云和山的彼端》,将欧洲,阿拉伯,中国三种风格相结合,是一部气势磅礴的史诗.可惜后期剧情赶工痕迹明显,是本作最大的遗憾.